S·Tareaky

你别赤脚在这草地上散步,我的花园到处是星星的碎片。

向日葵在炫耀

尽管我又病又疯,但仍不失去对人类的爱。——文森特·梵高

信仰是一种献身的精神,忘我的境界。

折原临也的信仰就是对人类的爱与渴望。

而囿于世俗的我并不能完全体悟临也话语中的沉郁,寂寞,悲哀,以及疯狂热情中深沉痛苦的含义。

就像人们把凡高奇妙旋转的天空说成是一个疯人眼中的幻像一样,只是平庸头脑对一个正在深入存在本质的灵魂的浅薄猜度。但文森特·凡高这个名字从此成为了在这纷扰红尘的繁复中灵魂可以寄托的信仰……

毫无疑问,临也对人类的执著与热情给我们带来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激情,他本人也陶醉于这种信仰,无关世俗。

他不需要寄托,或者说一切都是他的寄托;他不需要爱,或者说一切都是他的爱。他从一开始就把自己剥离了这本也属于他的世界,他本人陶醉于这种生活,无关时空。

他用一生与他最爱的人类做长久的厮守,他的一生在狂热中燃烧,也在凄凉中度日。他注定是悲哀的一生,是让人爱到恶心的悲哀,不,是恶心到爱的悲哀。

这只是以庸人头脑评判罢了。

就像人们对待那位在向日葵花海中走向终结的男人一样,最多给他一些所谓的同情可怜。那颗孤傲的灵魂被践踏了,才是真正的悲哀。

梵高给弟弟提奥的信中坦陈:“我需要太阳。我需要它的最可怕的热和力。整个冬天里,我一直感到它就像一块巨大的磁石,把我朝南吸去。在我离开荷兰之前,我从来不知道太阳这东西。现在我明白,没有太阳就没有绘画。 也许使我成熟所需的东西就是一轮红日。在巴黎的冬天里,我冷到骨头里了,提奥,我怕那种严寒已经钻入了我的调色板和画笔。我决不是做起事来半心半意的人,一旦我能使非洲的太阳把我体内的寒冷烧跑,就能将我的调色板点燃……”

折原临也也喜欢金色的太阳,虽然他一身黑衣。

因为他见到那个金色的生命居然产生了与以往一切不同的情愫,一个人的信仰被本心背叛是不可忍的,何况是折原临也。于是他选择,那是他唯一想摧毁的,为了摧毁他,甘愿失去理智和生命。

那个金色的人也许就是是折原临也的太阳。

是他想摧毁的太阳。

“他用全部精力追求了一件世界上最简单、最普通的东西,这就是太阳。”

但向日葵没了太阳会怎样呢。他本应知道。

我仿佛看到梵高在那个金色向日葵花海中向自己开枪,捂着外流的肚肠,安静的品尝人生最后的孤独。

向日葵在怒放、在炫耀,向世人诉说着自己的骄傲,也隐藏着自己的孤独。

谨 【文森特 梵高】——我觉得和临也本性最接近的人。

     【折原临也】

 
上一篇
评论
热度(16)
©S·Tareaky | Powered by LOFTER